伊通签字笔价格交流群

乐享丨夕甫读安民先生《夜访七河八岛》有感:以好光,照未来!

扬州生态科技新城 2019-09-22 16:06:42


以好光,照未来

夕甫

——读安民先生《夜访七河八岛》有感



一早,友人给我推送了安民先生的新作,《夜访七河八岛》。


“七河八岛”是她的乳名,学名叫做生态科技新城。乳名通俗,学名端庄,不遮不掩,一目了然。我清晰记得,2013年夏天,报纸上有为七河八岛征名的消息,我也凑热闹,取名:广陵渡。现在想想,这等智慧,就远不如拍板“生态科技新城”的人高明咯。



今天再忙,我也要把安民老哥的这篇文章读完整、看仔细。看看美丽的新城,是如何从梦里深闺的灰姑娘,一步一步,变成如今身姿窈窕、气质曼妙、活力傲娇的模样的;看看这个城市的未来中心,是靠什么,支撑这样让人兴奋的名号的。



安民先生不愧是新城的奠基者、建设者、见证者,更是名副其实的解读者。他像梳辫子一样,临水照花,把新城的前世今生,梳得个丝丝入扣、无以复加。新城之美,在他笔下,清纯而不失丰满,现实而饱含希望。通过他的描摹,一个有内涵、有层次、有前景的新城画卷,就这样,徐徐展开。这幅画卷,像一面湖水,有赛艇可“深潜”,有水鸟可翱翔。多么让人感叹、多么让人期盼,又是多么让人心潮激荡。



阳光,从窗帘穿隙而入,一如今天的新城,光芒四射。是理想照亮了现实,还是现实催生了理想,对于今天的新城,已不再是一个课题。七河八岛昨天的泛光渔火,已经被今天马可波罗花世界的炫目霓虹、万福大桥的璀璨灯光所取代。



以好光,照未来。他们说,明天的新城,更加亮眼,那是“的的呱呱”的城市生态中心、区域交通中心、行政商务中心、科教创新中心,是跨江融合发展先导区、展示现代化名城形象示范区、转型发展核心区。


我们有理由相信,有一大帮像安民先生一样关心七河八岛发展,在这片土地上播洒汗水、奉献心力的志士共同努力,撸着袖子干,新城的明天,一定会更好;这方水土的风姿,一定会更加迷人绰约。




出门走进古城的街巷,随处都可以触摸到历史的遗迹。徜徉在砖石铺就的街巷,仿佛踩着历史记忆的碎片。

生于扬州,长于扬州。为她写下几行字,也算是感恩的回馈。

——扬州安民


夜访七河八岛



“清晨解缆发秦邮,落照维扬驻御舟。”1751年,乾隆帝的首次南巡,便就他的舟行所见,写下了这首《维扬览古》,诗中述及秦邮、蜀冈、隋堤,还有谢安、欧阳修等名人,由此可以看出乾隆来扬州之前是做了功课的,个中可以感受到他对古城的敬畏,体味到他对扬州历史文化的涉猎之深。翻开《扬州画坊录》的首页:“扬州御道自北桥始……二里金湾垻,一里金湾新滚垻……计程六十二里,此扬州水程一站也。”当时乾隆率众臣入城之前,经过的就是现在七河八岛所在的这片水域。


扬州人俗称的七河八岛是由大运河、新河、壁虎河、凤凰河、太平河、金湾河、芒稻河与山河岛、幸福岛、壁虎岛、凤凰岛、自在岛、金湾岛、聚凤岛、芒稻岛所构成的,每每经过这片土地,就会想起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那是在2000年,我到当时的泰安镇挂职党委副书记,乡镇工作不像机关那么有规律,突然来了一个事就会处理到很晚。记得那天回城已近九点,家里人早已吃过晚餐,于是我们就在四季园小区北门东首的“大娘水饺店”每人点了一份东北饺子,在等水饺的功夫,几个人就在合计:家家户户的自来水通上了,通组道路也修好了,我们下一步该做些什么?之前的泰安镇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,农村道路都是泥土路,每年冬天雨雪季节,路上的黏土总是冻了化、化了冻,一片泥泞。有考上大学出去,留在北京上海工作的孩子,带着媳妇回家过春节,走着走着就将鞋子给拔掉了,一路哭着踩着泥水回家,说再也不想来泰安了,父母们听着只有在一旁流着无奈的泪水。当我们将通组道路全部修成水泥路面,轿车都可以开到家门口的时候,老百姓自发地到镇政府门前燃放鞭炮。朴实的村民们一边放一边流着泪,在那样的情境里,我们也抑制不住自己。



由于交通不便,镇上的工业也是相对比较落后的,乡亲们除了外出打工,口袋里真的没有什么钱。于是我们想到了种树,在沟渠河边种上了成片的意杨,可树木有自己的生长期,回报的速度依然很慢。饺子还没有上来,我们已议出了一个初步的轮廓,反正我们工业基础不如人家乡镇,何不做些生态的文章,现在大城市的人不都愿意到一些原生态的地方度假么,我们泰安镇北端连着邵伯湖的那一片不是没有人居住么,不如将它开发出来,做成一个生态景区,做成乡村游的目的地,或许还能给村民们带来一些收入。达成共识以后我们就想给它起个名字,当地的老百姓称这里为“张家闸窝”,是个“龟不生蛋的地方”。但是早在明朝的时候,我们的河心岛上不是有凤凰栖息的传说么?现在我们不是已经种下好多树了嘛,栽得梧桐树,不怕引不来金凤凰,就叫她“凤凰岛景区”吧。名字想好了,第二天我就和一位副镇长出差,去上海的青浦,看人家的滨江湿地是怎么做的,回来以后差点要打退堂鼓,人家那种高大上,我们根本没有这个财力去做。我们的班长宏楼书记是教师出生,颇具浪漫主义的情怀:“学不来,我们就自己做,做土的。”当时不知从哪得到的信息,南理工有帮学生要做毕业设计,于是将他们和指导老师一起请到泰安来,住在镇政府门口的小旅店,吃在政府食堂,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,给我们做了一个凤凰岛生态保护和建设的规划。这个规划虽然很粗很稚嫩,可对我们来说,凭一个乡镇的财力,从一张白纸起家,这已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蓝本。



有了创意,有了规划,下一步就是建设的资金从哪里来,于是我们在做好前期工作之后,将镇上和泰安在外的大大小小企业的负责人请过来,我真的佩服宏楼书记“忽悠”的功夫,讲想法、讲规划,讲远景、讲收益,讲可以给父老乡亲们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,也就个把小时的功夫,老板们纷纷认捐,筹集到了景区开建的首笔资金,再加上当时信用社的支持,我们在聚凤岛上的第一条环岛木栈道开建了。从一开始,我们就秉承了生态保护的理念,尽可能利用林间原有的通道,栈道悬空搁置,尽量不破坏地表植被和原有水系,岛上不设一盏灯,让这里的鸟儿保持原有的生存状态,随季节迁徙的鸟儿依然可以作为途中的栖息地。



景区建设的当儿,恰逢西北绕城高速公路开建,我们便请求相关部门,能给泰安留一个出口,由于夹在槐泗和邵伯出口的中间,距离太近难以获批,于是我们就不断地向上跑,炎炎夏日捧着西瓜、矿泉水跟在勘察设计人员的后面,给他们讲泰安人民世世代代为淮河泄洪、为南水北调做出了这么多的奉献,自己的出行却是这样的不便。真情终于感动上苍,省里同意拨款给泰安建一条南北向连接万福路的通道,我们将它命名为凤凰岛路。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,当时我们班子中的三位书记,都先后到了交通系统工作,是不是上苍让我们不忘初心,继续为百姓修桥铺路,这是后话了。



景区建成的时候,我已回到局里工作了。2002年10月1号开园的当天,组织了近百名警力做安保,当时的指挥部设在路边的一个村民家中,看着公路上一辆辆轿车飞驰,一辆辆公交车满载游客驶过,宏楼书记对着他们双手作揖,口中呢喃:“谢谢你们!谢谢你们!”从侧面看他的眼中,却是噙满了泪水,是幸福、是辛酸,是激动、是感慨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前些时候,城区一个公园建设的过程中,有几条废弃的杂船要清理,牵动了多个部门。可否知道,我们当时面对的是一百多条收旧拾荒的杂船呀,岸边是堆积如山的白色泡沫,清理的过程中,我们是在用身家性命作赌注的啊!个中的艰辛,只有经过那一段的人,才会有体会。为了争取外地客商的投资,宏楼书记陪他们考察时,乘坐的小船在邵伯湖里翻了,如果不是他会游泳,我们早就阴阳两隔了。凌晨时分,写到这里的时候,泪水模糊了双眼,顾不上去擦它,一任它打湿了手中的键盘,为那一段曾经共同奋斗的葱戎岁月,为那一段情同手足的战友情谊。从那往后,不管自己工作换到了什么地方,遇见的时候,我总是尊称他“班长”,这也成为了一个习惯。他60岁生日那天,我专门买了条围巾给他,暖一暖曾经被寒水浸泡过的脖颈。02年国庆的那个小长假,镇上大大小小的饭店都满了,路边村民的家里也办起了农家乐,刚从田头割的韭菜,刚从鸡窝里掏的蛋,刚从邵伯湖里打的鱼,让城里人实实在在体味到了什么叫做“起水鲜”;也让习惯了在土里刨活村民,体会到了什么叫做“资源”。那年冬季的初雪飘落景区的时候,恰逢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唱遍大街小巷,那熟悉的旋律,让我至今难以忘怀。


现在的生态科技新城,包括了原来邗江区的泰安、杭集和广陵区湾头镇的一部分,从空中俯瞰七河八岛,这片神奇的土地就像巨人的一只手,手掌部位就是北接的邵伯湖,江都设区之后,这里成了城市东西部的中间连接带,这只舒展的大手,托起的是城市明日的辉煌。她不仅仅是城市中心的湿地,是城市中心的绿肺,更是由历史和自然共同积淀而成的城市中央公园。连淮扬镇铁路开通之后,坐落在这里的城市东部综合客运枢纽,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城市中央车站。过去看国外交通组织的案例,常常羡慕欧洲的一些国家,无论城市如何拓展,这么多年下来,依然保留着一座精致的中央车站。再过两年,我们也将拥有一座现代化的中央车站,而其独特的区位特征,在众多城市当中,可能是绝无仅有的,这也就更显其珍贵。越是这样,越在考验设计和建设者的智慧,能否在这片怡人的土地上,留下扬州的城市新地标,留下永久的传之世作,这是全市人民共同的期待。



古代的扬州,这里是一片滨江之地。明万历二十四年(1596),开挖了第一条导淮入江的水道“金家湾河”,此后由明至清的233年中,又陆续开挖了多条入江水道,直至道光八年(1828)新河的挖成而告终,用现在的眼光来看,可以说是一个久久为功的国家战略,因为它切实解决了每年洪水季节淮水下泄,客水过境时给里下河地区带来的水患。新中国建立以后,淮河治理工作依然没有停,大运河改道工程又形成了一个红星岛,也就是现在的茱萸湾,在公园北端还立有一个碑亭,时任市水利局副局长的陈泽浦先生撰文并题写了“挹江控淮”巨型石碑,背面的铭文留下了这一段珍贵的历史记忆。




然而防洪的问题解决了,新的问题又来了。明清的运河是南北漕运的大通道,盐粮运输主要依靠它,就是在如今公路、铁路、航空这么发达了,运河的水上运输依然不可小觑,仅扬州段去年货物的通过量就达2.4亿吨,相当于10条沪宁铁路一年的的运能,更何况明清时期绝大部分货运依赖水路的境况。于是出现了盐官要蓄水保通航,河官要放水保堤防的矛盾,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,吵得皇上也不得安生。乾隆爷曾三次亲临此地督查河工,无怪乎他对扬州的山山水水如此地情有独钟。


为了解决保通航和保堤防的矛盾,从明末到乾隆年间,先后建过一些水闸,嘉庆十一年(1806)以后,陆续被水冲毁,那时的清廷国库空虚,已无财力再作修复,便在河道上不停地筑坝撤坝,每年汛期过去以后,就征集附近民工在河上筑坝蓄水,下一年汛期到来之前再撤坝放水,如此往复,可见当年百姓的辛劳,至今泰安镇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,曾经参加过当年的筑坝。正是有了他们的辛勤劳作,在七河八岛区域形成了“归江十坝”这一壮观的水利工程,用以控制里运河入长江的淮河、洪泽湖水量。这十座坝的名称分别为:拦江坝、褚山坝、金湾坝、东湾坝、西湾坝、凤凰坝、新河坝、壁虎坝、湾头坝、沙河坝,直至解放后改坝建闸,它们才完成了其历史使命。


七十年代建闸工程完成之后,不需要再登岛筑坝了,水域中间一些岛屿上人的活动渐渐少了,在上面生活也太不方便,进出全靠划船,遇上泄洪时段,几乎就与外界隔绝了。正是这个原因,岛上的生态却是完完整整地保护了,成了城市的“绿肺”和“绿肾”。事物的发展往往都是辩证的,由于地处城市的边缘,临水的船运便利,又使得这里的陆岸成了杂船聚集区、砂石堆放区、废旧收购区、垃圾转运区,近乎原生态的美景,与这些人为的活动形成了一种撕裂。每每经过这里,不仅没有一点点美感,而且只有尽量快点离开的念头。时间翻到了新的一页,江都撤市设区之后,这里成了城市中间的连接带,“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”逐步成为一种新的发展理念,2013年,市委市政府审时度势,提出了江淮生态大走廊建设的构想,设立生态科技新城,并从七河八岛区域着手,拉开了江广融合地带生态保护和建设的序幕。一些当初图纸上的构想,如今已成为眼前的现实。生态科技新城是全市最年轻的一个功能区,年轻便意味着朝气和活力,真的难以想象,短短的三四年时间,在这里已看不到一丝一毫当年“破烂王”的影子,月光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俨俨的黛青色。唐朝诗人刘长卿曾在此呆过一些时日,送婿回扬时写有这样的句子:“半逻莺满树,新年人独远。落花逐流水,共到茱萸湾。”或许是记忆太深,或许是诗性忽来,竟一气呵成了四首,最后一首是这样写的:“狎鸟携稚子,钓鱼终老身。殷勤嘱归客,莫话桃源人。”可见当年此地是何等宜人,然纵使诗人能有千般想象,也肯定不会想象出一千三百年后,出现在这片土地上的眼前之美景。



走进1912特色小镇,时尚的商业街区,各具风情的主题客栈,率先入驻的品牌餐饮,量身定制的配套休闲设施,无一不让人感受到其背后建设和管理的精心。“精致”源于“精制”,它关乎城市建设的一笔一画,唯有用心,才能捧出精美的作品。与其相连的扬州乐园已初具规模,这座以生态为主线的滨水乐园,与整个区域的氛围很是契合,目前已形成了一定的人气。北接的和宿集装箱酒店,将弃用的集装箱不规则地畾接在原有的树木之间,灵动而有生机;隔河相望的音乐俱乐部,是在原来废弃的工业厂房上改建装修而成的,凸显了绿色环保的理念,颇受年轻人的追捧。游艇俱乐部、深潜赛艇基地,做足了七河八岛的水文章,必将吸引众多的国内外水上运动爱好者。扬州国际赛马会项目,占地240亩,建有国际标准赛马跑道和三千座位的看台,现在每个星期几乎都有马术赛事,平时则用于教学和培训。廖家沟城市中央公园、跑鱼河公园、马可波罗花世界,将七河八岛装点得绚烂多姿。来扬州,去观赏马可波罗花世界,成了扬州旅游新的标配。万方科创书院的落成,让文化扬州的名片,在这里得到了新的传承。我们当年建起的凤凰岛景区,已上升为国家湿地公园,隐居逸扬度假酒店的落户,天然养生逸温泉的开发,水上娱乐设施的配套,使之成为一个集生态旅游、田园旅游、度假旅游、娱乐旅游、体验旅游于一体的综合性、多功能旅游度假区。自在岛民宿客栈的开放,回归自然的农耕活动的亲子参与,藤树之上成熟瓜果的亲自采摘,崇尚自然、融入自然,让外来游客有了更多的选择和乐趣。随着扬大国家科技园的启用,扬州软件园的建成,将为生态科技新城的腾飞插上新的翅膀。月色下的七河八岛,在万福大桥旖旎灯光的映照下,是如此的静谧祥和,冬日的夜风虽然已很有凉意,但我却深深地感受到脚下这片水土的春潮涌动。

年初的全国两会上,与会的江苏代表全团联名,提议将江淮生态大走廊建设,上升为国家战略。“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”,我们有理由相信,神奇的七河八岛,这颗嵌在城市中央的璀璨明珠,一定会擦得更亮,一定会有更加绚丽的明天。




来源:夕甫、安民

编辑:徐徐

更多精彩长按图中二维码关注生态科技新城官方微信